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杂七杂八 » 正文

婆婆不是妈

2021-08-12  分类: 杂七杂八  参与: 人  点这评论
  窗外的雨丝不停地飘,微风徐徐,赵兰披上一件毛衣看着窗外,三月的天还是有些冷,暖气已经停了,感觉比寒冬还冷。   端着手里的姜茶踢了踢瘫坐在沙发上的张伟,“老公,今天你去接儿子吧,我不想动,”张伟抬起脑袋,揉着酸痛的脖子,说了声好。   这时候婆婆跑出来,手里拿着一个毛毯,二话不说盖在张伟身上,大手还抚摸上了张伟的头发,不停地询问,“小伟,冷不冷?是不是暖气停了不习惯?我把电暖气给你拿出来吧。”   张伟有些不好意思,拿下毛毯,站起来就要出门,婆婆看着窗外的雨丝,拉住张伟的胳膊,有些着急,“小伟,你好不容易休息一天,就在家好好休息吧,让兰兰去接就行了。”   赵兰翻个白眼,拿着杯子回了卧室,咣当一声卧室的门关上了,婆婆有些不高兴,扭头扯着嗓子大喊,“老头子,快去接你孙子。”   赵兰叹口气,自从婆婆来了后,这家里就没安宁过,不是婆婆事多,也不是和婆婆不和,只是婆婆把张伟当小孩子看待,什么都不让干,张伟回家躺沙发上玩手机,婆婆拿个小板凳坐在那里,手里端着一盘水果,给递到嘴边。   吃饭时,把菜夹到碗里,不停地劝说多吃点,穿衣服更是鞍前马后,比三岁的孩子照顾得还仔细,只要说句反对的话,就坐在那里默默哭泣,说起年轻时为了工作,亏欠张伟,没照顾好张伟,现在退休了,要好好补偿。   曾经,赵兰是不舒服的,特别是儿子在旁边哇哇大哭,婆婆目不斜视地从一旁走过,去给张伟掖被角,甚至还堵上张伟的耳朵,怕张伟受到惊吓。   赵兰就不明白了,别家都是隔代亲,到他们家,孙子可有可无,打着照顾孙子的旗帜登堂入室,结果,一心照顾张伟,丈夫,孙子,媳妇都是捡来的。   就这样磕磕碰碰过了五年,儿子已经上了幼儿园,再有一年就要读小学了,别家婆婆都在争夺孙子的教育大权,或者催着生二胎,她婆婆是全然不管,孙子渴了,饿了,冷了,热了,婆婆都看不见,一心扑在张伟身上。   同事和朋友都在抱怨婆婆管的多,和她们抢孩子,赵兰想说婆婆从不管孙子,从没有因为孙子的事情吵过架,让她们羡慕不已,赵兰也不知道这样好不好?   窗外的雨还在下,婆婆敲响卧室的门,“兰兰,我给小伟买的草莓到了,你下去拿一下呗,”赵兰放下杯子走出房门,大喊张伟,张伟一个箭步冲出来,匆忙下楼,婆婆拿着雨伞追在后面跑,赵兰有点想笑。   说婆婆不好吧,好像婆婆也没做什么十恶不赦的坏事,就是他们夫妻吵架时,婆婆不劝架,拿一个小板凳坐在他们夫妻中间哭,那哭声婉转凄凉,听了让人浑身不舒服,好似让人觉得她做了什么凶残的事情,赵兰不禁打个哆嗦,举手投降。   还记得刚怀孕时,心情不好,和张伟吵了一架,气得把张伟赶出家门,婆婆从千里之外飞了过来,跑去找赵兰父母,深更半夜,哭声凄凉,什么都不说,就坐在那里哭,好似赵兰烧了他们家祖宅一样。   从凌晨一点哭到凌晨五点,赵兰怒火中烧,差点流产,婆婆依旧是哭,坐在病房里哭,后来坐在走廊里哭,主治医师很是头疼,委婉地把赵兰赶出医院,赵兰羞红了脸,她都不知道怎么和医生说,她不是一个恶媳妇,没有欺负婆婆。   有时候和张伟吵架,不想回家,想静静,婆婆就跑到单位去哭,有一次还惊动了大老板,赵兰想着这是要失业的节奏,好在婆婆也只是哭,并没有添油加醋,说赵兰的坏话,时间久了,赵兰甘拜下风。   天不怕地不怕,就怕婆婆哭,好在婆婆厨艺不错,自从来了后,包揽了所有家务,爱干净,这是赵兰比较欣赏的一个优点。   当然饭桌上都是张伟爱吃的菜,不管张伟爱吃什么,下一顿饭保准能在饭桌上看到,不管是面食还是西餐,婆婆都能依葫芦画瓢给做出来,口味嘛,还是可以的,至少不是黑暗料理。   公公和赵兰还有儿子就是编外人员,他们三个想吃什么自己做,或者点外卖,有时候儿子会说,“妈妈,奶奶不喜欢我吗?”   每当这个时候赵兰不知道该怎么说?说喜欢吧,好像有些违心,说不喜欢,婆婆也是出了钱的,虽然没有亲自上手,但红包不断地给,赵兰痛并快乐着,朋友说她身在福中不知福,可是这样的福,赵兰有些消受不起。   结婚八年,自从婆婆来了后,她和张伟没吵过架,关键是吵架也吵不起来,每每婆婆第一时间冲进了坐在中间就是哭,他们两个不得不暂停,一起哄婆婆。   母亲节时,张伟给婆婆买了一个包包,同时也给岳母买了一个包包,婆婆立马放声大哭,张伟只得把给岳母的包退了,改给岳母封了一个大红包,婆婆立马喜笑颜开。   赵兰也不知道婆婆到底是真小气还是假小气,她可以给自己父母买东西,随时回去陪父母,只要张伟不陪着,婆婆就是开心的。   赵兰有点不明白婆婆意欲何为?说婆婆管的多吧,好似婆婆除了张伟,谁也不在乎,平时,赵兰想出差就出差,想出去玩就出去玩,只要不带张伟就行,赵兰有时候想,哪一天她红杏出墙,婆婆大概也是不在意的吧。   有一次,赵兰病了,都快烧糊涂了,张伟急得团团转,婆婆衣不解带地照顾她,赵兰很是感激。可是婆婆的话让人听了不舒服,拿着汤勺一勺一勺地喂到赵兰嘴边,还不忘说,“兰兰呀,你快好起来吧,你都不知道小伟多担心你,吃不好睡不好,都瘦了一圈,你不知道我多担心,你能不能照顾好自己?让他少操点心。”说着说着,又是痛哭一场,赵兰感动的心瞬间平静下来,不知该如何安慰。   不但是她,公公生病了,婆婆更是急得哭红了眼,拍打着公公的胳膊,“老头子,你咋那么不争气?这病了让小伟多担心,说完又是嘤嘤哭泣。   孙子生病时,那恨铁不成钢的叹息声,让赵兰心惊胆战,立马拉起婆婆,讪笑着说,“妈,您先别哭,我会好好照顾儿子的,您先去休息。”   赵兰又是叹息一声,看着张伟抱着纸箱进了家门,婆婆跟在后面,嘘寒问暖,不知道的还以为张伟是三岁的小孩。   接过箱子,拿出草莓去厨房清洗,端上桌,婆婆立马把最大最红的那一颗放进张伟的嘴里,张伟一边吃一边看赵兰的脸。   其实张伟也不舒服,他也爱自己的妈妈,只是已经过了需要妈妈的年纪,小时候,妈妈工作很忙,每天都是他还在沉睡,妈妈就去上班了,妈妈下班了,他已经进入梦乡。   后来离开家乡读了大学,成了大人,过了需要妈妈的年纪,只是心中有那么一个地方有丝淡淡的失落,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被填满。   再后来,结婚生子,妈妈退休了,离开了熟悉的环境,和他一起生活,妈妈牟足了劲要弥补他,说是他小时候没能好好陪伴他,其实,张伟好想说不需要,他没觉得有什么遗憾。   那时候很多人都是这样过来的,父母忙着工作,他就和小伙伴一起玩耍,优哉游哉,除了五岁前会在睡觉前想妈妈,想念妈妈温暖的怀抱,后来就不再想了,曾经是有过失落,现在那点失落早已随风飘散。   每天看着桌上一大桌好吃的,都是他爱吃的,大都是他随口说的,看着四双眼睛齐齐地看着他,特别是儿子羡慕的目光,张伟有些难过,他不想妈妈拼命补偿他,好好享受生活,健健康康就好。   他记忆中的妈妈是坚强的、雷厉风行的职业女性,只是妈妈什么时候变得那么爱哭?好像是大三那年寒假,他不想回家,想和同学去旅行,看看祖国的大好河山。妈妈知道后在话筒那面嚎啕大哭,一哭就是一个小时,那是他从未见过的悲伤,他妥协了,从此眼泪成了妈妈的武器。   拿起筷子夹了一只虾放进儿子碗里,夹了一个鸡翅放进老婆碗里,又夹了一个鸡腿放进爸爸碗里,同时也给妈妈夹了一个鸡腿。   妈妈脸色立马黑了,儿子急忙用筷子把虾夹进张伟的碗里,笑嘻嘻说,“爸爸,你吃,我不喜欢吃虾。”   张伟看着赵兰把鸡翅扔进盘子里,一言不发,妈妈瞪了一眼爸爸,爸爸立马把鸡腿放进张伟碗里,妈妈咧开嘴笑了。   张伟不停地看赵兰,看着她平静地吃着饭,妈妈还在不停地给他夹菜,那一刻张伟好想发火,一家人就不能好好吃顿饭,他想冲妈妈发火,让她不要再弥补了,她没有错,也没有亏欠他什么,叹口气什么都没说。   日子一天天向前滑动,赵兰提着行李箱再次出差,张伟以为也就是三两天,可是,赵兰这一次要在外地待上三年五载,张伟跑去机场想要挽留,婆婆是张伟最忠实的拥护者,抱着赵兰的大腿一把鼻涕一把泪。   那一刻,张伟的心是复杂的,她不知道应该怎么办,妈妈没有错,老婆也没有错,只是在那个家里,他是享受着至高无上的权利,就像一个王者一样,谁让他不开心,妈妈第一个冲上去。   赵兰还是走了,妈妈的眼泪快要把机场淹没,张伟失魂落魄地回了家,都说婆媳关系难处,其实,妈妈并没有做什么,只是一心弥补他,连家里五岁的儿子知道让着他。   张伟怀着复杂的心情睡去,想起过去种种,自从妈妈来到这个家,妈妈包揽了家里的所有家务,把保姆辞了,赵兰反对过,都被妈妈的眼泪挡了回去。   妈妈每日很辛苦,可是妈妈依旧会笑得灿烂,妈妈总是说,“这是我最幸福的时刻,”张伟像很多男人一样,心疼妈妈,觉得妈妈劳苦功高。其实,他忘记了,曾经妈妈没有来时,他和赵兰和很多夫妻一样吵吵闹闹,充满烟火气,有着平淡夫妻的喜怒哀乐。   妈妈来了后,好似他们俩相敬如宾,恩恩爱爱,只是少了那份烟火气,大概赵兰累了,他好像也厌倦了这样的生活。   五岁的儿子更是小心翼翼,小小年纪的他不明白,为什么别人家的奶奶是那么和蔼可亲?他的奶奶眼里只有他的爸爸,眼里没有他。   张伟躺在床上辗转反侧,第一次听着妈妈的哭声说出了他六年来一直想说的话,他不需要补偿,第一次坚持把妈妈送出家门,在小区对面给妈妈租了房子,他只想回到曾经,回到赵兰不开心时可以冲他大声吼的时候。

相关阅读:

版权申明:本文出自

转载请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:/zqzb/3488.html

下一篇:很抱歉没有了